我的成长——从幼儿园到小学毕业

引言——这是我在11月18号和很多出色的孩子家长在微信群里通过语音交流我的成长过程的文字稿,感谢张素玲老师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参与这项活动。初中之前的经历我是先写好了文字稿,之后的经历我会逐渐根据录音整理成文字。

各位家长朋友们好,我是程飞,88年的,目前在攻读利物浦大学博士学位,现在是第三年了。从事的是多媒体3D视频编码的研究,也就是为了把3D视频压缩的更小,让大家看的更流畅。除此之外,我也在科研之余和两个志同道合的学弟成立了一家做创客教育产品的公司。

我感觉我的成长历程一直都比较平和,小时候也没有展现出什么惊人的才能和能力,父母也并没有对我有特别高的期待,他们只想让我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我的家庭也十分的普通,父母都没有上过大学,爸爸初中毕业就出来工作了,妈妈也就是高中学历。他们以前都是一个百货公司的职员,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工薪阶层的家庭。但我从小并没有被家长逼着去做什么事情,而是有自己非常独立的成长空间。从小时候,到现在,父母一直都是支持我,但从不干涉我。

虽然小学之前的童年已经离我比较远了,但还是能够回忆起一些事情的。上小学之前,我为数不多的记忆是在家里玩游戏机。小时候我爸爸经常出差,有一次他从广州给我带来了一个任天堂的游戏机,就是接在电视上玩儿的那种,相信很多80后家长肯定也都玩儿过。从我记事儿开始,我就是一个小胖子,也不喜欢出去和小朋友们玩儿,当然也不调皮捣蛋,就是喜欢在家里玩儿游戏。后来到了大学,我并没有和其他很多人一样沉迷于网络游戏,这也是其中一个因素,因为小时候玩儿的比较多,游戏的套路之后就不会吸引我了。和其他父母不一样的是,我爸妈并没有把我玩儿游戏当作特别糟糕的事情,当然我现在也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不怕我沉迷于游戏。说实话,小时候的游戏经历还是让我锻炼了很多思维能力,比如说怎么根据子弹的行动轨迹来躲闪子弹,还有找到游戏中的规律等等。当然我觉得现在的孩子已经有很多很多健康的和好玩儿的活动可以参加,不像我们小时候,要么出去和小朋友疯玩儿,要么玩游戏看电视。幼儿园的时候,家里从没有逼我去刻意学习过钢琴啊、画画之类的。其他能够记得起来的事情并不多了,我只能记得从小我就是个胖子,直到一年前,我终于做出了减肥的努力,我等会儿在说减肥这事儿。

小学的记忆就清晰一些了,我的整个小学阶段过的都特别舒服,完全没有那么多补习班,兴趣班。当然我确实去上过两个兴趣班,书法和电脑。我小学的时候,因为完全没有升学压力,学校的课程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压力。所以印象深刻的就是去参加的兴趣班了。

这两个兴趣班对我的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我并不知道我父母为什么送我去学书法,可能是想让我写字好看一些,然而我当年可以把软笔写的很好,但是硬笔书法就是写不好。大概是二年级的时候,我父母送我去学习书法的,先后跟过两个师父练习。练习书法确实是一个比较辛苦和磨练性子的事情,上一次课就要站两个小时来学习,回家还要练习一两个小时。我小时候确实也很喜欢那些写的很漂亮的字体。我记得我学过至少5种字体,篆书、隶书和楷体都有所涉猎,也都可以写的很漂亮。小时候还是挺能耐得住性子去学的。其实学书法确实可以静心,只要心有波澜,字一定就写不好。小时候我记得写的书法作品还上过市里的报纸,自然也是很高兴的一件事。小时候学习书法的经历,对我现在其实有非常大的影响,虽然我没事儿的时候肯定不会去写书法了,但是对我处理电子文档时的字体字号和排版都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从我目前的个人的学术和工作经历看,这一点对我特别重要。我到了初中因为课业很忙,就放弃了练习书法了,我记得我写的最后一幅作品叫百龙图,是一百个不一样的甲骨文字体写的龙字。很可惜的是我并没有很好的完成这幅作品,这也是一个不小的遗憾。

另一个兴趣班,电脑,对我的影响就更加深渊了,甚至已经成为我科研和职业中完全离不开的一部分了。当然我相信大部分人也都离不开电脑了。我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大概是95年,家里周末送我去电脑班,我当时是班上最小的孩子,但我学的非常快。我学电脑的第一年还没有windows95,我们学的是dos,练习非常枯燥的盲打,但是我练得很有劲儿,学习dos版本的wps,我那时候好像就见过雷军和求伯君的名字,谁知道雷军后来做手机这么成功,还学过foxbase数据库。那时候会用电脑的人并不多。不得不说我父母在这一点上非常有远见。后来到了5年级,我爸妈给我买了我人生中第一台电脑,我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那个电脑的配置。小学的时候,我就能用word做电脑小报,当时大家还是手绘的,我已经知道怎么用word排版了。我也是在买电脑没多久就自己拆了然后装起来,那时候电脑还是很贵重的东西,一台电脑可以买六七平米的房子呢,但我爸妈也并没有因为我拆了电脑而责备我,反而觉得我还挺牛的。可以说从小我就生活在一个很宽松的环境里学习和成长,从我记事儿到我上大学离开家,爸妈甚至从来没有打骂过我,当然我也没做过出格的事儿。我其实并不知道这个是运气,还是我父母特别懂得教育孩子。后来在大学时学到反馈控制的原理时,我突然感觉到其实父母和我的关系一直处在负反馈条件的状态中,一直没有超调。也就是说,可能我的一些小错误小问题很快得到了纠错,就能让我很容易回到正常的轨迹上来,确实我觉得我的家庭是一个很不错的调节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