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创客

我是程飞,一个创客。

我很幸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电脑,我记得那时候人们把电脑叫做486。11岁时,无意中接触到了BASIC编程,从此踏上了创客之路。和大部分孩子不同,我从初中开始就通过编程来理解数学和物理的世界,从解方程到三角函数,从数列到级数,从牛顿力学到电磁场,我都是先用程序来模拟结果,然后再去理解那些理论的。编程也让我做了不少“炫酷”的事情。高中的时候,老师用PPT上课,其中有一个老师不给我们“分享”他的PPT,我花了一个晚上,写了一个程序放在教室的电脑上后台运行,当老师插入U盘时,程序会自动筛选PPT文件然后复制到我指定的地方。那时候,我通过一些简单的“伎俩”实现了很多炫酷又有用的想法,成为了同学心目中的电脑高手。

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坚信一个不成熟的想法:电脑高手是不去计算机系的。然后报了和计算机接近的电子信息工程专业。大一时,我们有计算机基础课和C++编程,在计算机基础课上,由于我打字速度过快,老师不相信我在5分钟内打完了他准备让其他人敲40分钟的内容,结果被我当面震惊,那时候我一分钟可以敲120字,从此那门课我就不用去了。后来的C++编程也遇到同样的境遇,老师怀疑我在实验课上抄了上届学长的代码,结果还是被我当面震惊了,从此这门课就变成我给老师挑错了。很自然,我的大一生活过的十分轻松,有大量的空闲时间来学习其他技术,我就自学了ASP和数据库开发,做网站。

那时候大一是不允许带电脑的,我是学工处唯一一个特许可以带电脑的,因为我给他们做网站,而且他们信得过我不会滥用特权。后来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一个比我大两届的管理系的学长找我一起做互联网创业(08年),我们就琢磨了好几天,想做一个在线超市,那时候,淘宝并不是特别火,更没有“饿了么”之类的网站。只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从网站前台美工设计到后台数据库,我一个人全搞定了,然后又找了一个同级的管理系的同学,开了一个在线超市网站。回想起来,我用过的第一个在线购物网站不是淘宝,而是我自己开的网站。我们当时和学校里的一个超市合作,我们提供平台和配送人员,他们提供货源,我们从在线销售额中抽取一定比例的利润。一开始的推广工作还是很成功的,至少一半的学生注册了我们网站,每天的订单也在百件以上,那时候其实整个学校也就不到3000人。后来,我们发现学校里的山东煎饼和凉皮卖的不错,也同时负责送外卖。我们的网站维持了两个学期,最终失败的原因有很多,直接原因是超市的老板不愿意接受我们的模式,觉得我们并不会给他的超市创收,其实如果他当年有更长远的眼光,选择投资我们把这个模式推广,可能就不一样了。其他的原因主要是我的眼光不够长远,同时兴趣也逐渐转移到电子硬件领域去了。直到后来我用了“饿了么”,然后微微一笑,回想起来我曾经也做过这个尝试,但也并不后悔自己没有坚持做外卖,因为在那个时刻,我确实不懂怎么怎么经营,也不懂怎么推广和融资。但我依然为自己感到骄傲,虽然在那个时刻,全国可能也有一些大学生有过这个想法,但是去真正做过的,我感觉并不会很多。

我放弃了互联网项目之后,也就是大二下学期,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了电子硬件开发的学习上了,那时候遇到了我的硬件启蒙老师——王老师,他每周用4个小时在课外免费教授我们MSP430单片机。我的编程能力和在网络方面的知识在这个领域给我很大的帮助,在别人仅仅知道该怎么编程的时候,我已经可以把程序写的更好了,而且可以让编程更简单。举个例子,用单片机做UI的时候,肯定需要设计层级菜单,就像老式的诺基亚手机一样的菜单。老师教的方法自然是每一个界面都一步步的设计好,然后每个界面之间的关系一句句的写出来,最终实现一个完整的菜单。我当时就想出来一个更好的办法解决问题,联想到电脑文件夹的层级结构和菜单非常类似,所以我写了一个小软件,只要选定一个文件夹,这个文件夹里的各层文件夹的名称就会作为菜单名称,文件夹的关系就会变成菜单关系,文件夹里的C文件,就是选定此项所执行的程序。通过这个软件,做菜单的变得轻而易举了。我在当时做了不少这种小软件,有一些直到现在我的老师还在用。

大三时,我认识了另外一个对我非常重要的老师,巧合的是,也姓王。我其实不喜欢用职位称呼别人,但是为了区别前面的王老师,这位王老师我称呼他为王院长,因为他是车辆与机械工程学院的院长。认识王院长也是一段巧合的故事。我大三的时候,王老师不在我们校区任教了,电信学院给了我们一个空房间作为我们兴趣小组的活动场地,给了我们一点基本仪器,然后就没有任何其他支持了,我们自己投入一点资金,建起来一个小型实验室,然后做了一些小作品拿去给学院领导看,得到了他们的鼓励,但也仅仅是鼓励。有一天,一个陌生人走进我们实验室,看到我们的小作品非常感兴趣,并且得知我们没有经费,当场就把他身上所有钱拿给我们,那时候我们才知道他原来是车辆学院的院长,之所以能够发现我们,是因为他的办公室距离他们学院的厕所太远,而他下班的时候正好穿过我们学院的一楼,然后就去我们学院的厕所了。而那个厕所对面就是我们的实验室,那天我们正好没有关门,他就走进来随便看看,没想到竟然对我之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那天王院长直接邀请我们去他们学院,给我们三间很大的房间作为实验室,并且投入非常好的仪器设备,鼓励我们参加全国大学生智能车竞赛。后来我们真的就去了。

之后我们就报名参加了智能车竞赛,我们是学校第一支参加这个比赛的队伍,没有任何经验,当时真的是夜以继日的在实验室里摸索,否定了一套又一套方案,王院长并没有给我们很大压力,反而是给了非常宽裕的资金支持,但我绝对不能让他失望。在比赛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我们其实已经可以完成比赛了,达到了王院长的期望了,但是我坚定的推翻了原来的方案,要给传感器增加一个自由度,提高比赛成绩。当时大家并不是很支持我的想法,觉得第一年应该保守一些,但我依然坚持要修改方案,因为我相信我的能力可以做到,也期待更好的成绩。最终,我们果然做到了。经过这次方案修改,我们在赛区比赛中一鸣惊人,进入了前十名,要知道,我们大学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校,我们前面是上海交大、同济大学这样的名牌学府。在这项比赛中,我们最终拿到了全国二等奖。冒险并不是鲁莽,而是对自己能力的坚信不疑与对胜利的无限渴望。

之后,我又做了大家非常不理解的事情。智能车比赛是学校认可的保研项目,只要拿到国家级奖项,就可以直接保研到本校。但我当时直接拒绝了保研资格,要出国留学。王院长那个时期没少找我谈话,甚至要破格帮我保送到其他名校去。我依然拒绝了保研,因为我想了解外面的世界,我当时知道自己没时间考GRE去美国了,就选择了澳洲作为目的地。我当时英语是非常糟糕的,六级一直没过,四级也是刚及格,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考雅思考试。但是路就是一点点的走出来的,我不信我过不去雅思考试。整个大四一年,别人都特别轻松,而我过的非常累,每天要背单词写作文做阅读练口语,我第一次去考雅思也是第一次和一个外国人说英语,可想而知会有多惨。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英语只是我的工具,我相信我其他能力足够去非常好的世界名校了,绝对不能让英语给挡路了。现在回想起来,作为烤鸭的那段时间真是不堪回首,压力特别大。而且大四又面临毕业设计,我之前的成绩非常好,申请学校也一定需要我的毕业设计分数很高,不得不两边都要兼顾。当然,最终毕业设计是没有问题的,也拿到了江苏省优秀毕业论文。但是最终雅思没有在学毕业前考到6分。可我就一定要去实现留学梦,毕业之后我在家花了两个月时间完全沉下心来准备,最终还是过了雅思考试,拿到了澳洲和香港几个大学的offer。但我又没去留学,因为我来了西交利物浦大学。

这又是一段巧合的经历,当时我一个高中同学在西交利物浦大学读本科,她的本科毕设导师想做一个网站,她知道我比较在行,就找了我,我就给做了个网站,后来我更新网站内容的时候,发现他们在招硕士,我就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西浦看看,结果从2011年10月底去了西浦,我就一直待到了现在。我来到西浦的多媒体实验室之后,英语其实并不好,而导师是意大利人,那我不得不说英语了,那段时间我的英语口语提高的特别快,而且由于我的编程能力很好,很快就完成了导师的任务,写了一篇文章发表,他就很想让我留在西浦直接读博士,我当时其实对多媒体领域并不是非常了解,但觉得很有意思,就一直做了下去。然而当年读博的语言要求提高了,我的雅思成绩不够,最后不得不在西浦读了个硕士,读硕士期间,导师一直给我留着全额奖学金的名额。

其实我被迫读的硕士让我收获颇丰,那时候高密度的Presentation和Report让我的表达能力和写作能力提高很快。当时学的专业是新能源方向,也是特别符合时代背景的学科。而且我在硕士期间认识了我现在创业的合伙人——罗恒阳。我硕士一年级的时候,罗恒阳大三,他在做一个课程设计的时候,不懂怎么做嵌入式,就找到了我硕士班的同学,而我同学知道我比较在行,就在一个中午给我发个信息说有几个大三的学生想见我,当时课程其实非常累,我本来中午是想午休的,非常不想去见人,但还是去了。结果其中一位,也就是罗恒阳,就和我一直接触,后来他在西浦也读研了,他读研期间,我们认识了另外一位合伙人——郭德旺,这个后文再表。

我硕士期间毕业设计,做了一个交叉学科研究,对手持设备视频编码的能耗问题做了探索,并提出一套方法来优化编码能耗。最终也是获得了很高的分数,硕士最终拿到了Distinction(杰出学位)。后来我就博士入学了,由于我对硬件非常热爱,博士课题中,我也把传感器运用到视频编码中去,最终在这个方向上,已经获得一项专利授权,发表三篇会议论文,以及投稿一篇IEEE Transaction期刊(审稿中)。由于我涉猎比较广发,实验室其他人的科研我也帮了不少忙,因此也有不少非第一作者文章发表。

2015年4月的一个晚上,我那天其实很忙,要改很多作业。我的一个学弟把我推荐给他另外一个学弟,因为那个学弟想做安卓软件,其实我自己根本不擅长做安卓,但是名声在外,我是个很能折腾的人。本来想推脱掉,后来我给自己定了一个时间,就见半小时,然后用外交辞令打发掉那个学弟就好了。结果,那天我们聊到了凌晨三点……一开始的谈话主要是针对安卓软件的,由于我自己并不擅长做安卓,也只是简单的建议做到微信平台去。事实上,我们后来发现,他当时的想法已经被我们一个非常杰出的校友做过了,并且最终通过更好的项目得到了真格基金1800万美元的融资。后来他发现我似乎对这个不感兴趣,然后聊起了硬件创客,这个我就非常感兴趣了,就聊High了。我们是在公共休息室里聊的,中途罗恒阳走进来倒水,我把他拉住,我们三个就聊到了凌晨三点多,聊完我们都很兴奋的发了朋友圈。后来,我们的创业就是做的硬件创客产品和服务。我们当时聊的非常非常多,也是逐渐发现不少想法别人已经做了,但是我们确实非常热爱创客事业,一直坚持走下去,要把创客这件事在中国推广开,顺便实现个人的财富自由。

2015年底,我们成立了公司,现在已经快一年了,我们也在发展当中,每天都在思考如何把创客这个事业做起来,虽然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真正的突破口,但我坚信我们会找到的。前阵子,在苏州地区大学生创业比赛上,有一个评委——王阳老师,给我们的评价是非常具有“斯坦福的精神”,我给几个朋友开玩笑似的说了这事儿,他们都觉得不过是评委说了句客套话罢了,别当真。但我真的去思考到底什么是“斯坦福的精神”,我想到了斯坦福的人工智能科学家——李菲菲教授,她通过难以想象的努力去完成了一个看似不可能的数据库——ImageNet,里面包含了1500万张已经做过标签的图片,当我看完她在Ted上的演讲,真的是非常激动。这个数据库为这些年机器视觉与人工智能的研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还有非常多的斯坦福学生,做出了惊艳的项目。所以我想,这种精神或许就是“坚持自己热爱的事业和梦想,并且坚信通过不懈的努力能够改变世界,哪怕只能改变一点点”。


3,050 次浏览